• <acronym id="dkcdk"></acronym>
    1. <acronym id="dkcdk"></acronym>

      <output id="dkcdk"><form id="dkcdk"><blockquote id="dkcdk"></blockquote></form></output>
      <var id="dkcdk"><rt id="dkcdk"><small id="dkcdk"></small></rt></var>
    2. 當前位置:主頁 > 校園 > 讀 者 > 文章內容

      我是一個中國人

      來源:讀者 作者:汪曾祺 發布時間:2017-06-28 是否公開:公開 審核人:王利軍

         我是一個中國人。

        中國人必定會接受中國傳統思想和文化的影響。我接受了什么影響?道家?中國化了的佛家——禪宗?都很少。比較起來,我還是接受儒家的思想多一些。

        我不是從道理上,而是從感情上接受儒家思想的。我認為儒家是講人情的,是一種富于人情味的思想。《論語》中的孔夫子是一個鮮活的人。他可以罵人,可以生氣著急,賭咒發誓。

        我很喜歡《論語·子路曾皙冉有公西華侍坐章》。“暮春者,春服既成,冠者五六人,童子六七人,浴乎沂,風乎舞雩,詠而歸。”我以為這是一種很美的生活態度。

        我欣賞孟子的“大人者,不失其赤子之心”。

        我認為陶淵明是一個純正的儒家文人。“曖曖遠人村,依依墟里煙。狗吠深巷中,雞鳴桑樹顛。”我很熟悉這樣充滿人的氣息的“人境”,我覺得很親切。

        我喜歡這樣的詩句:“萬物靜觀皆自得,四時佳興與人同”,“頓覺眼前生意滿,須知世上苦人多”。這是藹然仁者之言。這樣的詩人總是想到別人。

        有人讓我用一句話概括出我的思想,我想了想說:“我大概是一個中國式的抒情的人道主義者。”

        我不了解關于人道主義的爭論的實質和背景。我的人道主義不帶任何理論色彩,很樸素,就是對人的關心、尊重和欣賞。

        講一點人道主義有什么不好呢?說老實話,不是十年文化大革命的慘痛教訓,不是經過撥亂反正,我不會產生對于人道主義的追求,不會用充滿溫情的眼睛看人,不會去發掘普通人身上的美和詩意;也不會感到周圍生活生意盎然,不會有透明的幽默感,不會有我近幾年的作品。(若 子摘自人民文學出版社《汪曾祺散文》一書)

      市直學校發稿統計

      • 暫無

      縣區發稿統計

      • 北關區(30)
      • 湯陰縣(11)/li>
      • 林州市(10)
      • 殷都區(9)
      • 安陽縣(7)
      • 滑縣(7)
      • 文峰區(6)
      • 龍安區(5)
      • 開發區(1)
      • 內黃縣(1)

      ALLCOPYRIGHT2010 安陽教育信息網版權所有 地址:安陽市文峰中路
      郵編:455000
      安陽市教育教研信息中心主辦
      豫ICP備12014249

      丁香五月婷婷